<ruby id="vfx99"><mark id="vfx99"><meter id="vfx99"></meter></mark></ruby>

    <address id="vfx99"></address>
      <i id="vfx99"></i>

      <form id="vfx99"></form>

      <listing id="vfx99"><listing id="vfx99"><menuitem id="vfx99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listing>

          首頁 > 文教 > 旅游

          臨清胡同游丨蠟燭巷:燭影褪去 燈火映照新生活

          臨清胡同游丨蠟燭巷:燭影褪去 燈火映照新生活

          來源:聊城晚報發布時間:2022-05-06 11:21:02

            文/圖 趙琦

            如果古時候沒有蠟燭,那么文人筆下的詩句或許少了很多意境。

            很多人喜歡唐代詩人李商隱,那句“春蠶到死絲方盡,蠟炬成灰淚始干”被人吟誦了千千萬萬遍。

            婚俗“洞房花燭”,更是賦予一雙龍鳳蠟燭以吉祥喜慶寓意。盧綸《王評事駙馬花燭詩》有“萬條銀燭引天人,十月長安半夜春”,徐鉉《陳侍郎宅觀花燭》中有“佩聲寥亮和金奏,燭影熒煌映玉鉤”。不管平凡還是風雅,蠟燭都代表著不一樣的意象。而臨清,就有一條名為蠟燭巷的胡同。

          (晚報胡同游)蠟燭巷:描繪燭光燈影下的古(2648379)-20220506101905.jpg

          今日蠟燭巷

            光聽名字就讓人心中亮堂

            蠟燭巷是臨清元代古運河北岸的一條胡同,南北走向,80余米長。它北通狀元街,南與永濟橋相連,因明清時期巷子內多蠟燭作坊而得名。

            蠟燭,是古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日用品。明清時期,普通老百姓人家多用牛蠟,蠟燭以葦稈或棉絮為芯,熬牛油澆灌在各種模子里而成。清末,臨清王錫峰、王錫爵加工生產的蠟燭以不流油淌蠟聞名,王家在鍋市街經營“王聚豐”蠟燭店。臨清有一句歇后語夸贊他家的蠟燭,“王聚豐的蠟燭——干碗的”。

            《明史》記載:明代萬歷年間,臨清城“四方商賈多于居民者十倍”。而《臨清州志》中記載,當地人口加上流動人口,明清時期的臨清有近百萬人。這些人多為行商坐賈、游宦僑商。另外,臨清城里的寺廟遍布大街小巷,較大一點的寺廟就有數百座,臨清有年節時供蠟寫金字的民俗,這些都促進了蠟燭手工業的發展與興盛。

            1958年,在元代古運河北岸順河堤新開辟了一條街巷,就是現在我們看到的天橋街,蠟燭巷被劃歸天橋街居委會管轄,一度更名為向陽街。

          (晚報胡同游)蠟燭巷:描繪燭光燈影下的古(2648387)-20220506101843.jpg

          居民講述蠟燭巷故事

            蠟燭曾是價值不菲的珍寶

            動物脂肪或者植物油,是古人起初用以照明的燃料。4月13日,臨清胡同文化研究者劉英順補充道,蠟燭脫胎于原始時代的火把,當時的人把脂肪或者蠟一類的東西涂在樹皮或木片上,捆扎在一起,做成照明用的火把。

            一直到漢代,蠟燭才逐漸被使用。當時,只有達官貴人才用得起!段骶╇s記》卷四記載:“閩越王獻高帝石蜜五斛,蜜燭二百枚,白鷴黑鷴各一雙。高帝大悅,帝厚報遣其使。”這是古代典籍中關于蜜燭的最早記載,而蜜燭正是蠟燭的前身。

            高帝即漢高祖,僅僅二百枚蜜燭便使得劉邦如此高興,可見蠟燭是價值不菲的珍寶。當時的蠟燭用的是蜂蠟,產量不高。到了唐朝,燭成為蠟燭的代稱,蠟燭逐漸普及,但仍不是老百姓可用的尋常之物。

            中唐詩人顧況在《上古之什補亡訓傳十三章·采蠟一章》詩前小序中說:“采蠟,怨奢也。”后又詳細描寫了采蠟過程的危險重重,采蠟的千辛萬苦使得蠟燭不能成為人人都能使用之物。到了明清以后,蠟燭才漸漸走入尋常百姓家。

            劉英順補充道,蠟燭巷中制作蠟燭的原料十分豐富,有黃蠟、白蠟等多種。黃蠟是蜂蠟,白蠟是白蟻蟲分泌的蠟。蜂蠟的利用比白蠟早!渡褶r本草經》、張華《博物志》、陶弘景《名醫別錄》中都有關于蜜蠟或蜂蠟的記載,當作藥用。除此之外,便是我們熟悉的照明、紅白喜事等用途。

          (晚報胡同游)蠟燭巷:描繪燭光燈影下的古(2648383)-20220506101804.jpg

          王玉祥與他的老房子

            八十米小巷守護一方燈火

            隨著時代的發展,如今的蠟燭巷中,已沒有了那些蠟燭作坊的痕跡,就連蠟燭也鮮見蹤跡。不足百米的小巷,反映著文明的更替與發展。

            蠟燭對于80多歲的老人王玉祥來說是一種記憶,也是一種氛圍。上世紀末,尤其在夏天,晚上是用電高峰期,容易停電。那時候點一根蠟燭,將蠟燭慢慢傾倒,燭苗慢慢加熱燭身,頃刻間一滴滴的蠟油“嗒嗒嗒”地掉落下來,然后將蠟燭放在滾燙的蠟燭油上,蠟燭便被固定住,房子也被慢慢照亮。

            調皮的孩子們會在燭光前做出各種各樣的手勢,被燭光映照到墻上后,別有一番意趣。若是有一股風從窗中潛入,燭光便跳起舞來,即便只有一個人也會有人影幢幢的感覺。如今的蠟燭巷居民跟著明亮的燈光,早已開始了更加美好的新生活。

            臨清城中多有一種中式建筑,名為“隨墻門”,蠟燭巷中這樣的建筑尤為多。“隨墻門,也稱墻垣式門,一般是指在以院落為單位的中式住宅獨立院墻上開的門,無門洞,順墻開,院門較窄,構造簡單。后面搭的是一坡水的棚子,可以防止雨淋。”劉英順說。

            1945年臨清解放后,蠟燭巷里已沒有了蠟燭作坊,也沒有了賣蠟燭的店鋪。那時巷子里只有王家磨坊、李家磨坊等數家磨坊,F在我們還可以在蠟燭巷路邊看到一些廢棄的大石磨盤和大石碾。

            唐代詩人錢起有詩云“惟憐一燈影,萬里眼中明”,表示只要心燈明亮不滅,即使航行萬里,眼中也永遠燦爛光明。就如蠟燭巷一般,百年前的燭影早已褪去,新時代鋪展開山河錦繡的時代畫卷,創造出物阜民豐、萬家燈火的幸福生活,并在新舊交替中守護著生活在這里的人們。

          (晚報胡同游)蠟燭巷:描繪燭光燈影下的古(2648385)-20220506101828.jpg

          蠟燭巷中不少民居依舊保留著隨墻門

          【責任編輯:高長娟】
          人妻雪白饱满高耸,女生叫男生?自己动画图,岛国av无码精品一区二区三区
          <ruby id="vfx99"><mark id="vfx99"><meter id="vfx99"></meter></mark></ruby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vfx99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<i id="vfx99"></i>

              <form id="vfx99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vfx99"><listing id="vfx99"><menuitem id="vfx99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listing>